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净心

莲花,出污泥而不染。竹子,未出土先有节,高万丈也虚心

 
 
 

日志

 
 

钦则益西多吉故事几则  

2015-07-30 14:01:01|  分类: 智慧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钦则益西多吉故事几则

堪布索达吉译      摘自《钦则益西多吉密传》

故事一

  一天,身为弟子的华智仁波切听见尊者在门外大呼:“老狗!有本事你就出来!” 华智仁波切刚出门,一股酒味就扑面而来,他心想:今天上师一定又喝醉了。正思忖间,上师一拳就将他打晕在地。等他苏醒过来时,以前在如来芽尊者前证悟的如同黎明般的心性光明已如日中天般地闪耀着熠熠光芒,他终于彻证了三世一切智慧,获得了众所周知的不共成就。从此,华智仁波切在诸多关于修行的著作中都以“老狗”自谦。

  现流传于世的藏文版的尊者传记包括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并得到了业内外人士的广泛好评的广传、仁增直美扎巴以三十五种诗学修辞法撰写的诗歌体裁的传记以及汇集了尊者诸多生活片段的密传。

故事二、墨尔多山神前来听法

  有一次,尊者到嘉绒墨尔多神山,安扎在叶扎娘波(莲花生大师二十五大弟子之一)修行的山洞--叶扎洞里。(看雪客注:叶扎娘波,亦即玉扎宁波,宁玛派第五代教主,也是上师嘎玛仁波切的久远前世)

  晚上,尊者住在里面,哲睡在山洞门口。不久,一位模样凶恶的非人来至洞口,目不斜视地跨过哲的身体径直去到尊者身边。RA哲有些害怕,将头蒙在胸前的衣襟里侧耳倾听,发现他们自始至终一直围绕着大圆满的内容进行交谈。

  很久以后,声音消失了。哲将头探出,四下张望,发现非人已消失无踪。

  尊者说:“哲你不用害怕,不过是墨尔多神山的山神到我跟前来听法而已。”

故事三、乘着氆氇一般的彩虹回去

  尊者与僧团住于墨尔多神山时,一次,尊者对僧众说:“哲与我两人去朝觐神山,你们其他人就呆在这里。”

  两人于是开始往山上攀登。一会儿,来到了一地势异常陡峭,山鹰也无法驻足的悬崖处,上面有一块小平地。尊者说:“哲,你留在这里,既不要跟着我,也不要去别处。”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哲在令人毛骨悚然的红色峭壁上,即使一步也不敢挪动,到别处更无从谈起,只有诚挚地猛厉祈祷。

  夕阳西下,天空即将被黑夜笼罩,尊者回到了僧团。

  用完晚餐,尊者问道:“哲还没有回来吗?”僧众们回答说:“没有。”

  此时,可怜的哲心想:看来尊者是不会回来了,等待我的只有冻死、饿死或坠于山崖惨遭横死之祸的命运了。

  正当他伤心绝望之际,忽然听到“哲回来!”的声音。面前出现了一道宛如氆氇一般瑰丽的兰色彩虹,哲如获大赦般兴奋地坐在彩虹上,毫发无损地回到尊者跟前。

  尊者问道:“你一直没回来,在悬崖上干了些什么?”

  哲将之前发生的事向尊者仔细禀报。

  尊者听了他的描述后说:“你能坚持呆在那里就很好。”

故事四、到水晶宫作客

  怙主金刚持(尊者)居住于理塘寺时。一天,尊者对我(哲)说:“我们两人出去溜达溜达。”

  离寺庙不远有一片草原,一座雄伟壮观的水晶宫殿伫立在我们面前。宫殿门口站着四位秀媚妍丽的天女,将我们迎请至水晶宫里。

  尊者坐在珍宝制成的法座上,四位天女为其献上种种美味珍馐。天女赐给我奶茶般的白色食物,其鲜美异常的滋味超胜凡间一切美食。

  尊者叫我一边吃一边到房顶去观赏,凡是所见的一切东西都不要带下来。

  在房顶上,我看到了幻化般的各色景象,奇妙壮观,令人美不胜收。一些佛像、经书、佛塔也出乎意料地出现在我眼前,我欣喜异常,连忙一一顶礼。

  耽误了不少时光,我才留连忘返地走下去。尊者已经准备回返了,我也不得不与尊者一起告辞。四位天女将我们送至门外才回去。临行时,一位天女赐给我一枚铁金刚橛。

  当我们出发时,水晶宫殿等在我们身后倏然隐没,我们又回到了荒凉的草原上。

  尊者对我说:“刚才的一切见闻、各种美味佳肴等情况你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这枚金刚橛与你有缘,你应将它时常带在身边。”

  事后,每当我感到饥饿的时候,脑海中就挥不去那令人垂涎欲滴的美味。我冲动地赶到水晶宫出现的地方,迎接我的只有空荡荡的草原。

 故事五、游览公苍湖

  有一年的夏天,尊者住在自己创建的莫哈金龙寺。僧众们将各式帐篷搭建在草原上。

  一天上午,尊者显得异常烦躁,一反常态地对以妹妹为首的眷属进行了严厉的呵斥,并怒气冲冲地在帐篷门口走来走去。

  一位对尊者有极大信心的放马老人,毕恭毕敬地走到尊者前说道:“大恩怙主上师,今天怎么了?您是否要出门?若要出门,也不要这样。您先吃饭、喝茶,再把鞋穿好,我去牵马,好吗?”

  “可以。”尊者回答后,剑拔弩张的气氛才有所和缓。

  放马人牵来一匹白马,栓在帐篷门口,并配好鞍鞯,用绳子牵着说:“大恩德上师,现在可以出发了。”

  尊者从帐篷中出来,脚上蹬着马靴。他抬起右脚,老人连忙低头,脚踏在了老人头上。尊者一边上马,一边对老人说道:“临死的时候不要忘了我。”

  老人一边鼓足力气支撑着,一边诚心地祈祷。上马后,尊者对僧众们说:“你们不要跟着我!”说完,老人牵着马出发了。

  尊者的妹妹说:“看来今天尊者一定有某种特殊的缘起,我们不能怕他呵责,应紧随其后。”所有的人也都亦步亦趋地紧紧跟了上去。

  只见老人牵着马向公苍湖中走去,走到湖的中央,就没入水中消失无踪了。

  尊者妹妹说:“我们首先念忏悔文与百字明绕湖,然后念七句祈祷文绕湖。”大家纷纷响应。

  等候良久,师徒二人丝毫无损地在湖中出现,老人从兜着的衣服下摆里取出奶渣一般的白色食物,一边走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回到湖边。

  令人惊奇的是,显得兴高采烈的他们,身上居然没有沾上一滴水。

  老人兴致勃勃地向大家讲述道:“我们师徒二人走进湖中,就到了一座庄严雄伟的珍宝宫殿门前。尊者说:‘你牵着马坐在这里。’然后就单枪匹马地进去,不知去干什么了。等他回来的时候,赐给我一些奶渣一般的白色食物,味道鲜美非凡。尊者说:‘到达湖岸之前,你必须将这些食物吃完。’”

  故事六、放马老人安详离世

  尊者回理塘寺小住的时候,开始示现生病,整日病怏怏地躺在卧榻之上。

  一天中午,尊者对身子哲说:“打开窗户,在窗前放一个坐垫。” 哲遵命照做了。

  尊者坐在垫上,凝神向窗下俯视。只见以前为去公苍湖创造很好缘起的放马老人来到窗下,向上师顶礼三次后,双手合十,口中念诵上师名号并虔诚祈祷,完毕之后转身离去。看到老人逐渐模糊的身影,尊者若有所思地对哲说:“关上窗户,收回坐垫。”然后又回到床榻上。

  老人回到厨房,邀请了旧时的朋友,伤感地告诉他们:“昨晚,我梦见自己在一个盛开着白莲花的花园中,怙主仁波切问我:‘你还记得以前去公苍湖的情景吗?’这个预兆表明我今晚即将离开人世,明天你们去上师那儿,将我放马老人的死况向他汇报。三天后,祈请上师的妹妹为我念诵观音心咒,并将这些情况告知日比益西上师。我的衣服等等用具,如果你们需要,可以送给你们两人。”说完,就开始进行分配。

  两位朋友连忙说:“你没病没痛,怎么会死?不要说这些,否则会给别人落下笑柄的。”

  当天是二十五日。晚上,放马老人又说道:“我的皮囊中有酥油和茶叶,我们一定要熬出上等的、象马茶(一种喂马的茶,特别浓,藏地老人十分喜爱。)一样酽的茶,并加上糌粑和酥油。我们尽情地享用,这是我此生中最后的晚餐了。”

  临睡时,老人仍没有丝毫的病痛。半夜出去方便后回来说道:“已经过半夜了。”然后又安稳地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接近黎明时,只听老人说了一句:“怙主仁波切知!”就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第二天,师徒们按照老人的遗嘱,为他料理了后事。

  故事七、一瞬千里

  上师与弟子们住在理塘寺时,他妹妹正在嘎浪为弟子们传大圆满法。

  一天,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上师对哲说:“你去牵来两匹马,一头白骡子,出发的时候到了。” 哲赶紧照办。

  他们骑着马来到寺院附近的草甸上,“哲,闭上眼睛。”上师命令道。

  哲闭上眼睛后,身体开始变得轻盈,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一阵清风吹过,尊者说道:“可以睁开眼睛了。”

  哲睁开双眼,惊得目瞪口呆,转瞬之间,他们已经来到了距离很远的嘎浪深山寂地。

  上师妹妹刚传完法,弟子们鱼贯而出。令人惊奇的是,即使他们与上师擦肩而过,也不能感觉尊者的到来。尊者妹妹见到了哥哥,才招呼各位弟子,这时,弟子们才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上师,纷纷上前顶礼。一看时间(根据日影观察时间的方法)理塘出发与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完全是同一时间,大家不由得惊异万分。

 故事八、天涯?咫尺?

  一次,上师妹妹与弟子们住在理塘寺,尊者与弟子们在华日寺(中间间隔很远距离)。

  一天,太阳即将西沉的时候,上师对哲说:“你去牵来两匹马,一头白骡子,我们要出发了。”哲连忙照办。

  他们骑着马来到寺院附近的草坪上,上师说道:“哲,闭上眼睛。”。

  哲照做后,感觉自己的身体宛若浮云般轻盈,一阵柔风拂面而过,只听尊者说道:“你可以睁开眼睛,但不要说话。”

  哲睁开双眼,理塘寺附近下面的草坪已踩在他们脚下。

  回到寺庙,来往的游客与僧众均对他们视若无睹。哲从马和骡子上卸下行李,取下马鞍,上楼进入房间。当尊者已端坐在法座上后,上师妹妹才看见尊者,大声吼道:“啊!我们的怙主上师回来了!”弟子们听到吼声,才争先恐后地前来拜见。

  一看时间,华日出发与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完全同时,大家都深感稀有。

故事九、白岩地神觐见尊者

  在白岩神山前,尊者与弟子搭建帐篷作短暂停留时。一天,尊者独自一人呆在帐篷里。好奇的哲蹑手蹑脚地从帐篷下面往里偷窥。看见尊者前面有一身着白衣的白人,相貌端严俊秀,缠着白色头巾,手捧卷着的五色哈达敬献给尊者。之后,他们愉快地畅谈了很久。哲听到这一切后,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帐篷。

  过了一会儿,哲殷勤地到尊者前供茶,瞅准时机问道:“上师,刚才那位白人是谁啊?”

  “啊!哲你那双鬼眼真是无所不见、无所不觑。不管怎么说,还是很好。”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天然金刚橛,说道:“这是白岩地神供养我的,与你有缘,你应将它随身携带。”然后将金刚橛赐给了哲。

  这就是那些令人咋舌的稀有故事。

  以上以十地为数目的故事是我从哲仁波切口中亲耳听说的。

故事十、热杂营救生母

  上师仁波切在康定加拉国家(加拉在当时为一小国)时。

  一天,太阳即将落山,尊者忽然对大弟子热杂托美说:“丑陋的热杂,背上你的行囊,不要将我忘却,马上到印度去吧!”

  “遵命!”

  热杂马上收拾行囊,带上手鼓和铃,风餐露宿,沿路乞讨,前往印度。翻越了千山万水,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来到印度西部一个叫哈达郭的地方。

  当地人都执持外道见解,邪见十分深重。

  一天,热杂来到一个繁华的大城市乞食,只见很多人手拿木柴聚集在一起,有的人在嚎啕大哭,有的人身穿花布,手里拿着棍棒和黑油器皿往前走。他们的脸上都呈现出痛苦的表情。

  不明究竟的热杂恰好碰见一名藏人,连忙向他打听:“今天他们这些人在干什么啊?”藏人回答说:“这是边鄙地的陈规陋习,一个有钱的大户人家的儿子不幸身亡,他还没有子嗣。按照当地的传统,如果没有后嗣,他的妻子就将与他捆在一起被火活活烧死。如果你想救这个女人,我倒有一个良策。等尸体与女人被放到柴火上的时候,你猝不及防地将女人抢出,只要逃出人群,就可以救护这个女人的命。但从此你就不能再呆于此地,女人也必须背井离乡,漂泊异地。”

  听完这些话,热杂心想:我一直对大恩根本上师派我来此地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看来,这就是此行的真正目的,我一定不能辜负上师的厚望。

  热杂走进人群,只见人们将尸体和女人用白布缠在一起,任凭女人声嘶力竭地哭喊,仍然无动于衷地强行将女人投入了熊熊燃烧的烈焰当中。

  热杂呼唤了三声根本上师的名号,心安住于怀柔压伏等持当中,口中猛厉地发出“啪得”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气将尸体与女人用左手拽了出来。

  参加聚会的有三百多人,大家都试图抓住他,但都徒劳无益。英勇的热杂从层层包围中突围出来,并将尸体与女人分开。

  此时,与刚才迥然不同的是,所有的人都以异常欢喜的神情看着他。女人的家人、亲友为报答热杂的深恩厚德,赠与他大量的财物。男方的亲属也欢欢喜喜地将尸体放入火中焚烧。

  热杂将女人带到藏地,到达策荣炯后,女人将拥有的四十多两黄金全部供养了策荣炯寺。女人在该寺剃度,并受沙弥尼戒。热杂将她托付给上师,她在那里学习《文殊真实名经》与藏话。她以后的生活资具与衣服等,将由寺院为她提供。

  一切安排妥当后,热杂返回上师跟前,拜谒之后,热杂将情况仔细向尊者汇报,尊者听后说:“棒极了!这个女人是你的母亲转世,你以此举回报了她的养育之恩。她将终身修法,并获得不退转果位。”

故事十一、黑白错乱的狗

  尊者与众眷属从北路前往拉萨,沿途经过给吉阔。当地居住了很多牧民,在这个被人们称为“给吉野蛮部落”的村落里,仅仅作偷盗和杀猎的人家就有七十多户,谁也不敢招惹这个强盗部落。

  尊者等人就在这个强盗横行的窝里安顿下来。一天,尊者对热杂和沃热说:“我们三人出去买些肉、酥油和酸奶回来。”

  他们走到村落里面,将肉、酸奶等采购齐备开始返回时,一白一黑两只恶狗绷开绳索,一边狂吠,一边向他们猛扑过来。尊者从刀鞘中取出锋利的刀子,将两只狗的身体从中剖开,迅速将它们杀死了。

  此时,争强好战的当地人被激怒了,他们全都集中起来,手拿各式武器,气势汹汹地将师徒三人团团围住,准备就地处决。

  尊者平静地说道:“如果是因为不能杀这些狗而让你们如此愤慨,让它们复活就行了。”说着,就将白狗的上身接在黑狗的下身上,将黑狗的上身接在白狗的下身上,然后用鞭子抽打。两只狗奇迹般地复活了,亲昵地对上师作出欢喜的样子后,摇头摆尾地回去了。

  当地人都被眼前稀有难得的情景震惊了,他们生起了极大的信心与欢喜心,纷纷到上师前顶礼、忏悔,并从此断绝了强盗、打猎的行径,相续中生起了正法之心。

  该村的村民们尚且发愿将佛陀的《大藏经》完整地刻到石头上,与尊者结下了很深的法缘,罪业的相续由此中断,开始热衷于弘扬佛法、广利有情。

  两只上白下黑与上黑下白的狗死后,它们的皮放在了给吉竹钦寺,供人们瞻仰,至今,这两块狗皮也是这个稀有传奇有目共睹的有力实证。

故事十二、超度未成功

  一次,尊者与信众在纳占小住。尊者的舅舅得波去世了,尊者将舅舅的心识反扣在碟子下面,对哲龙·南加上师说:“我的舅舅去世了,请你帮忙超度一下,我有一匹上等的黑色骏马,如果你能超度成功,黑马就送给你。”

  乌金南加开始全神贯注地超度,当念到“贺”时,小碟开始跳动,尊者将金刚压在上面后,碟子又恢复了平静,超度未能成功。

  尊者又对一名叫荣美·作干的老喇嘛说:“看来乌金南加不能超度,你来试试,看谁能得到这匹黑马。” 荣美·作干鼓足力气开始超度,当念到三遍“贺”时,金刚与小碟开始发出“松叉叉”的声音,超度成功,老喇嘛得到了黑马。

  尊者对乌金南加大发雷霆:“你来到这里已经八年了,我为你传的光明大圆满、空行心血精华没有丝毫意义。你去自杀倒是大快人心的事,滚蛋吧!”说着就开始拳打脚踢,并将他带到一个叫哲龙的山沟,那里山势巍峨、怪石嶙峋,有一处峭壁地势尤其险要,即使飞禽也无法栖息。人们把那里称为“危险要隘”。

  尊者指着乌金南加的鼻子严厉痛斥道:“你从悬崖上往下跳,现在就给我自杀!”

  绝望的乌金南加一边祈祷上师,一边爬上陡崖,闭上眼睛,奋不顾身地纵入了万丈深渊。不可思议的是,他始终没有坠地的感觉。惊奇之中,他不由得睁开双眼,只见前面虚空当中,根本传承上师,寂猛坛城由护法围绕纷然呈现在他面前,他们都用手携着自己。看到眼前异彩纷呈的景象,乌金南加欣喜若狂,依靠大乐智慧风,平稳地降落在神山前的岩石上,明清无念的智慧在相续中萌芽,彻见了三世诸法,并在岩石上留下了脚印。

  尊者说道:“他本为伏藏大师嘎玛朗巴转世,因别人失毁誓言的晦气染污,智慧一直未能苏醒。我用猛厉的方法令他原本的觉性复苏,的确是非常稀有。”

故事十三、前往湖中水晶宫

  有一年,供山神的日子即将来临,加拉国王一行莅临夏扎雪山,在山中搭建帐篷,尊者也不期而至。

  供养那天,尊者和国王都跨着骏马整装出发。只见尊者与沃热一边骑马一边手中擎着油灯马不停蹄地走进湖中。加拉国王也跟了上去,当水淹至马鬃时,他们因害怕而不得不掉转马头。

  国王与众眷十分担心,心急如焚地等待着。过了很长时间,尊者与东杂·沃热完好无损地回到国王身前。国王倍感希奇,不停地欢喜赞叹。

  沃热激动地向大家描述道:“我们师徒用手划着水向湖中走去,身上竟然没有沾湿一滴水。一会儿,来到一座由三重围墙环绕的千层水晶宫殿前,很多野兽、家豢动物围绕在四周。我牵着马缰绳,手拿酥油灯坐在门前。尊者则被很多身穿白衣的白人请进了宫殿,不知去干什么。过了一会儿,他们恭敬地将尊者送了回来。”

故事十四、取持明者的甘露丸

  在一个祥瑞之日,尊者与弟子到东边的夏扎神山会供和烟供,忽然,尊者一下子消失无踪了。众眷属焦急不安地四处找寻上师的身影。

  忽然,大家看见一个巨大的野人正背着尊者,轻捷地向雪山上攀登。大家正想追上去,再一看时,他们已倏然不见了。

  野人将尊者放在岩洞里,然后转身离去。尊者四下打量,见洞中搁放着满满一盘药丸。仅仅依靠一粒药丸,就能在一天里免除饥饿和干渴的困扰。期间,他将节余的一托巴(人头盖骨制作的碗)药丸存放在衣袖里。

  第七天清晨,野人将毫发无损的尊者背了回来。

  一直怀疑尊者是否已被野人杀害或扔进深渊的弟子们,几天以来心中一直忐忑不安,看到惦念的上师安好无恙,他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拉着上师的衣服嚎啕大哭。

  尊者向大家讲述了他的经历,给每人发了一粒药丸并说道:“这是八大持明者制作的修行药丸,是莲花生大师与弟子们一起炮制而成的,你们一定要将它视为至宝。”弟子们听后,都感到万分幸运。

故事十五、护法神供养虎皮

  尊者与弟子从夏扎神山出发到理塘,途中经过嘎里草原,一头驮行李的白色骡子显出一付病态而驻足不前。当它停下吃草的时候,似乎没有丝毫病痛。一旦让它前行,无论是驱赶还是牵拉,它却始终不肯挪动一步。正当无可奈何之际,尊者对霍瓦仓·丹增扎巴说:“你就留在这里,明天必须将骡子赶到理塘。”

  丹增扎巴只好停下来,心无旁骛地对付这头犟骡子。但即使他使出浑身解数,骡子始终坚定不移地呆在原处。晚上,他将骡子与自己的两匹马栓在松树下,点起熊熊的篝火,安营扎寨住了下来。

  半夜,一个野人前来烤火,丹增扎巴有点害怕,连忙给它一些食物,希望能与它和睦相处,不致受到伤害。

  见到模样令人毛骨悚然的野人,骡子与两匹马都因害怕而开始浑身颤抖。

  忽然,前方出现了并列的两点灯火,野人前去察看,当意识到那灯火不过是老虎的一双眼睛时,它取出腋窝石(传说野人时常在腋下存放一块神奇异常的石头。)瞄准目标抛了出去,老虎应声倒地而亡。

  他们将老虎尸体取过来剖割,丹增扎巴负责剥下虎皮。当他剥完皮,野人则将虎皮送给了丹增扎巴,之后就不知去向。

  第二天,丹增扎巴将虎皮驮在骡子背上,高兴地赶到理塘,尊者说:“这就是叶扎山神供养我的坐垫,你干得蛮好!”骡子也恢复原状,安然无病。师徒们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当中。

 故事十六、决不舍弃原来的上师

  一次,尊者在理塘寺为弟子们讲经说法。来自石渠夏擦寺的两位僧人与给芒寺的东杂沃热也一起欣然前来求法。

  他们三位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悄然坐在僧众的后面,尊者远远地看见他们,问道:“你们三位是来干什么的?”他们只好将希望求法的愿望向尊者汇报。

  “你们三位以前依止过上师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又问道,“是那位上师?”

  三人小心翼翼地回答:“是莫节南夸多吉与加哲先潘塔依两位上师。”

  尊者漠然地说:“先潘塔依是谁?他的姓和种族是什么?是谁的化身?我可是第二佛--莲师乌金仁波切五位眷属之一的法王赤松德赞到吉美朗巴的化身。你们要想获得正法,真正成为我的弟子,必须舍弃先潘塔依等原来的上师。若作不到,就不能坐在这里。”说着就将他们从大众中撵出。

  尊者讲法完毕准备给大众灌顶时,他们又趁机试探看能否有机缘得受灌顶,结果又如前一般被驱除。

  几天以后,许多高僧大德纷至沓来,尊者又即将传讲佛法,他们三人又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到尊者前祈求。可惜,残存的希望又最后一次被尊者无情的答复撕得粉碎。

  来自夏擦寺的两位僧人对沃热说道:“我们不顾路途遥远历尽艰辛前来求法,但除了拜见却一无所得,如果没有求到正法,实在无颜见江东父老。不如我们心中不舍弃,只是口头上舍弃,您看如何?”

  沃热义正词严地回答道:“即使是口头上,我也决不舍弃,我的上师没有丝毫需要舍弃的过失!”

  夏擦寺的两位僧人商量后,到尊者前表示舍弃原来的上师。

  第二天传法的时候,二位僧人兴高采烈地加入了僧众的行列。沃热也心存侥幸地跟在后面,尊者又如前一般提出要求,结果又被毫不容情地驱赶出来。

  此时的沃热已心灰意冷,他想:“既然得不到法,只有离开这个伤心地了。”然后背着背包,迈着沉重的脚步跨出了寺院的大门。

  刚走出不远,一位僧人追了上来:“上师请您回他那儿去。”

  沃热高兴地返回了僧众的行列,只听尊者说道:“依止上师,就应该象沃热一样。你们二人将来遇到别的上师,也一定会舍弃我,我绝不能摄受你们!”说着,将夏擦寺的两位僧人赶出了寺院。

  之后,尊者一直慈悲摄受给芒寺的沃热。不论尊者以寂静调柔的方式温言告戒,还是以威猛严厉的态度直面呵斥,沃热对尊者的言教从未有过丝毫违背,一直陪伴侍奉于尊者左右,终于令自己的心与上师的智慧融为一体。

  尊者经常以这种昵称夸赞沃热--“与我无二的尊者”。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