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净心

莲花,出污泥而不染。竹子,未出土先有节,高万丈也虚心

 
 
 

日志

 
 

听上师的话 获得悉地  

2015-02-14 14:01:44|  分类: 大德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上师的话  获得悉地

 转自不变随缘

一次,钦则益西多吉尊者与僧众前往夏忠寺。途中迷了路,晚上在一片宽阔的荒原上歇脚。刚点着篝火,就有两只狼前来将一头白骡子咬伤后溜走。尊者对热杂和沃热两人说道:“如果你们不能将狼杀死,就不要回来见我!”然后将火枪与弹药交与他们。两只狼翻山越岭,落荒逃窜。他们二人紧随其后,毫不犹豫地奋力追赶。一眨眼,两只狼忽然不知去向。为了完成上师的命令,热杂只得以怀柔等持勾召,沃热以火枪射击,两只狼终于中弹而亡。他们扛着尸体,步履艰难地往回走。天出奇地黑,伸手不见五指,他们深一脚、浅一脚,直到半夜才返回驻地。尊者一直没有就寝,等待着他们的消息。见他们顺利归来,高兴地说:“你们干得很棒!”两只狼的尸体被放在尊者身边。等他们两人吃饱喝足后,尊者拿着一根棍子,对着尸体猛烈地抽打。两只狼复活了,准备伺机出逃。尊者警告它们说:“你们必须承诺以后决不杀害任何众生,否则,我就会让你们尝尝被火烧死的滋味!”说着,就拿着棍子继续痛打。两只狼痛苦不堪,涕泪四流,它们将头蹭着尊者,作出恭敬顶礼的样子,表示痛改前非。尊者将金刚放在它们头上,并且宣布誓言:“若发誓从今往后决不杀生,你们就可以走了。”两只狼围着帐篷右绕三匝后,没精打采地离去。其实,这是尊者在降伏宗山的雪马达策山神,狡猾的山神终于被尊者的威力折服了。

弟子沃热始终依照上师旨意行事,无论尊者示现寂静相还是威严相,他都言听计从。最终,尊者相续中的证悟已融入他的内心。过了很长时间。一次,加哲先潘塔依前来拜见尊者。尊者得知消息后,为自己准备了一个高高的法座,上面垫着虎皮,前面放着一碗白酒。尊者又吩咐在法座前为加哲先潘塔依设置一付长方形的毡垫,为弟子沃热在毡垫的另一侧上面铺设了豹皮。他让沃热穿着花氆氇制作的衣服,腰佩长刀,头上挽着发髻坐在垫子上,并说道:“在我没有同意之前,你不许站起来!”

加哲先潘塔依到来后,恭敬地向尊者顶礼,并献上哈达。尊者没有回敬哈达,只是端着一碗酒说道:“请喝酒!”加哲先潘塔依双手接过酒碗,一滴不剩地喝了下去,然后坐在毡垫上。尊者用睥睨的眼神看着加哲先潘塔依,以傲慢的神情说道:“我只以密宗为学处,对于小乘,从没有艳羡之情。你却从密乘堕落,以声闻乘为学处,所以只配坐这个垫子。显密高低的差别,在于地道的差别。看看我们设置的坐垫,你知道是为什么吗?看看你的弟子沃热,他到我这里来后已经还俗的行为你看见了吗?你看看他!”听到上师的话语,沃热感到惶恐不安、六神无主,只有恭敬地低着头,如坐针毡一般地奉陪着。

只听加哲谦逊地说道:“是的!”紧张的气氛才开始松懈下来。两人互相交谈了很久,加哲回到了寝室。尊者见加哲走远,连忙说道:“沃热,把你的衣服换了,头发解开,穿上羌特,去拜见你的上师,向他顶礼、忏悔,照我所说的去做,并将一切告诉他。”得到开许后,沃热喜不自胜地赶到加哲身边,按尊者的吩咐禀告上师。加哲十分欢喜:“好极了!你的情况我已仔细听闻,很棒!真乃大丈夫之所为!很有意义!我由衷地感到欣慰。”听到上师的夸赞,沃热不由得心花怒放。

尊者住在康定的时候。一天半夜,沃热听到尊者呼天抢地地召唤自己,立即赶至尊者身边。只听尊者说道:“我病得很重,马上会死掉,你将我的衣服全部脱下,将裸体的我放至门外,这样,我的病就会痊愈。”沃热为难地说:“不脱衣服可以吗?”尊者坚决不从,他只好将裸体的尊者放在门槛上。“你回去睡吧!”尊者命令道。沃热只好返回床榻。刚躺下,就听尊者在外面一再地高声呼叫:“哎呀!加拉国王啊!没良心的沃热将我裸体放在门边,我马上就快被冻死了!”沃热害怕被加拉国王父子听到,连忙回到尊者身边,低声下气地向尊者再三祈求:“您千万不要这样,回到床上去好吗?”尊者终于说道:“既然这样,你将我送回床上吧!”沃热立即准备去抬尊者,但尊者的身体忽然变得十分沉重,即使一根头发也无法撼动。无计可施的沃热只好再向尊者告饶:“求求您千万不要这样,如果您能回床上,无论您说什么我都照办。”“既然如此,那你就在我坐的地方裸体呆到天亮。”

沃热心想:即使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答应道:“行!”“你现在可以将我抬回床上了。”与刚才迥然不同的是,当沃热再去抬尊者身体时,简直轻如鸿毛,他轻而易举地就将尊者抬到床上,并盖好了被子。自己则脱下衣服,蹲在了上师指定的地方。十一月的冬天滴水成冰、寒冷刺骨。沃热修绝地火也无济于事,他下决心即使死去也要坚持到底。

天亮了,尊者仍躺在床上。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国王与众眷到尊者床前请安,尊者才从被窝里出来,夸张地吼道:“哎呀!大家快看,沃热在装模作样地修扎龙呢!你不害臊吗?快穿上衣服!”沃热慌忙起来后,大家看见门槛的石头上留下了清晰的脚印。“这一定是沃热留下的。”尊者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是我!是上师!”但无论沃热如何解释,蒙在鼓里的国王父子都被眼前稀有的景象惊呆了。

尊者师徒在康定的瓦色加小住。一天,尊者对沃热说:“今晚趁他们睡觉时我们准备出发。”当夜晚过了三分之一的时候,他们蹑手蹑脚地出了门。“最好将门关严,不要让任何人出来。”沃热赶紧照办,“你用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腰带不要松开。”沃热用双手攥住后,立即感到身轻如燕,仿佛被一阵柔风吹拂,飘飘荡荡地在空中翱翔,不一会儿就落到了地面。“你就坐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沃热只好老实地呆在原处。当日恰逢三十月晦之日,四处显得尤其黑暗。朦胧中,沃热看见许多如同骨架般的人,发出令人胆寒的“查戳”之声,隆重地将上师接走了。

他慢慢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坐在一座宛若高山一般雄伟的佛塔前,附近还有一棵高大的乔木。他抓了一把佛塔的泥土,摘了一些树叶裹在腰带中藏在怀里。时间过了很久,尽管沃热心中万分焦急,却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骨架般的人终于将尊者送回。尊者送给他满满一怀抱的荟供水果和食物。“回家吧!”他拽住上师的腰带,犹如来时一般迅捷地回到了康定的房前。打开房门,师徒二人趁人们熟睡之际回到了房中,尊者上床后轻声叮嘱道:“我们今天的游历情形,一定要严加保密,任何人也不能宣讲。”日后,沃热询问尊者:“我们师徒二人曾经去过的地方究竟是哪里?”“那是清凉尸托林,那座崔巍如山的佛塔就是著名的乐积宝塔。”

站在噶公拉的百层悬崖前,尊者毋庸置疑地说道:“沃热,把我扔出去!”“遵命!”沃热一边扔出尊者,自己也不假思索地跳了下去。尊者在悬崖下包括随身的刀子都留下了清晰的身影。正当沃热即将坠于尊者身上时,尊者往旁边一闪,沃热也留下了同样清晰的身影。

     转载分享本文乃法布施,功德无量,赞叹随喜您!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